芬兰的文化与教育

芬兰的文化与积极的教育态度是分不开的。在历史上这些被认为是这个小国的资源。教育和教学一直受到社会和政治的高度重视,也受到教师的信任。学生,教师和芬兰的校长对文化的重视解释了芬兰在PISA调查结果中取得的成功。第一次学校改革始于十九世纪中叶,其标志是第一所小学,同时也是第一所在一个长期受到瑞典和俄罗斯统治的国家当中讲芬兰语的中学的建立。十九世纪下半叶,两个重要的思想家被视作芬兰教育的“灯塔”:约翰·韦勒廉·斯内尔尔曼,哲学家,参议员和学校校长;著名的牧师Uno Cygnaeus,他们被认为是芬兰义务教育之父。这些创始人认为,教会在政治和教育方面的影响力应当减弱,发展一个名为’Fennomani’的民族主义运动,支持芬兰国家认同教育,学社应当熟悉农村文化和并抱有家园之爱,这些导致了整个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最弱势社会阶层的均等化的教育条件。全国运动包括大学教授在内都提倡促进教育。教师培训被视为促进国民教育的重要手段。尊重教师,教师被认为是“国家的蜡烛”,这类观念已在农村和当地社区得到肯定。基本阅读技能的掌握在路德教会大力倡导的公共教育体系之前就已经普及。关于教育的政治共识今天仍然非常强大,教育原则为大多数人所共享:决策者,行政人员,教师,家长,学生都遵守尊重和相互信任的原则,按照“对人进行投资才是最好的投资”的说法,通过教育,共同拥有美好的希望。专业人士之间的信任是建立在强大的社区纽带之上的、共同团结和民主专业精神的基础。

关闭菜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