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的教师和个性化的学习体系

直到1960年代末,芬兰的教育才开始以个性化学习和学生自身特质为中心。

1970年代的教学大纲强化了这一教学目标,,关注学生的个性发展以及适合学生需要的教学灵活性,与班级授课的概念渐行渐远。

在芬兰,教师不仅仅要管理整个班级,也不应该通过学生的行为来关注问题学生,而是要关注学生的学习需求。无论小学还是初中,教师必须了解每一个学生:学生的家庭环境、学生的自身优缺点、学生的在校成绩以及学生学习态度、自身的期望和学生的健康情况。

针对这一规定,1990年代正式颁布了官方文件,其目的是进一步强调教师应该关注班级里的每一个学生,如《学习手册》或者《教学环境顾问》明确指出教师要关注班级里的每一个学生,同时要严格遵守职业道德。

无论是学校还是其他教育机构,都必须根据学生的需求和学生的自身能力特点建立学生的个人档案或者一个《个人学业内容册》。

教师应当掌握与教育相关的教学法、心理学、哲学、社会科学和伦理学知识,以及包含两大类实用教学方法的心理学知识,即以应用为核心,既拥有多样的技法,又能够面对多种不同的教学情境。

原先要求受过良好培训的从业者模式,逐渐转变成要求至少拥有硕士学位,并能在教学中适用科学和理性方法的专家的模式。

芬兰的师范教育及教师继续教育的基础内容变成以教育学为核心,同时兼顾社会学、哲学、教学法和心理学。

到1980年代末期,教师职业的“学科化”程度达到最高,其中教学法的地位最为重要。

在1990年代,芬兰的教师角色更多是被认为是学生的“个人监护人”、“真理的领路人”、“负责评估的守望者”和一个“被科学研究认可的学习方面的专业人士”负担着教育部门的压力和期望。

总之,芬兰教育者接受了这一新的教育导向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改革与创新,也一直秉承教育者的自豪感和敬业精神为芬兰的学生和家庭服务。

来源 : Simola H. (1998) Firmly bolted into the air: wishful rationalism as a discursive basis for educational reform? » Teachers College Record, 99(4) 731-57

 

关闭菜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