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教育改革

上世纪90年代,在倾向社会民主政府的主导下,随着地方分权运动,家庭择校自由和问责制的发展,公共财政预算的缩减导致了教育治理的转变。1994年,配合目标管理,引入了新的教育治理方案。地方分权将很大一部分治理权力下放到了地方政府。

为了帮助他们,瑞典国家教育部门分成了两个机构。其中一个机构专门负责通过跟各校校长的沟通制定新的政策,不过这一对话在2006年偏向自由化的新一届政府上台后,重新被教育督导制度取代了(2008年)。

政府出台了一份有143条的指导文件,通过加强对学校的监测和开展全国统一的测试来提升教育系统,明确地终结了“单轨制初中教育”。对没有达到要求的学校将采取惩罚措施,同时,随着独立教育机构的增加,家长的权利得到加强。另外,也针对公立学校里发生的歧视、种族主义和校园霸凌采用措施。

2011年7月颁布的教育法案重点关注了学生在学习上的困难,法案力求增强家长在学校管理中的权利,包括给予家长反对校长决议的权利。学校需要在教学和学校工作的问题上征求学生和家长的意见。

校长有责任通过组建有能力应对变化和分担职责的学校领导组织来使学校的决定更为合理。地方政府有责任在督导的管理下通过监督计划和对学生成绩的评估保证学校和教学工作的质量。为了达到这些目标,校长的自主权提升了。

总而言之,伴随着地方分权和学校自主权的增加,瑞典的教育政策建立于加强国家对教学成果评估和问责制管理之上。这样的教育政策在保证学校质量和教师管理及培训的基础上,有利于教育市场的发展及家庭的择校自由。

 

来源: Blossing, U., & Söderström, Å. (2014). A school for every child in Sweden. In The Nordic Education Model (pp. 17-34). Springer, Dordrecht.

关闭菜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