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高考改革引发热议

近期,有关法国高考改革的话题引起教育界人士热议。早在2017年9月,法国国民教育部长布朗盖就在教育部组织召开的新学年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了关于法国高考改革的初步设想,“减少最终的考试科目”、“对一些科目的检验要具有一定的持续性”、“瘦身内容、增加考试难度”等计划成为高考改革的重点内容。2017年11月13日,教育部第一次召开了有关高考改革的咨询会,成立了高考改革专家顾问组,由政治学博士皮埃尔·马蒂奥特(Pierre Mathiot)负责。自高考改革工作被提上日程后,为了使改革能够沿着正确、合理的方向进行、确保改革的可操作性和可接受性,法国教育部和专家组组织相关工会和教育界人士召开了一个又一个的咨询会议,以确保改革能够按照预期时间顺利进行。

马蒂奥特与众教育工会组织代表见了面,就有关高考改革问题交换了意见,但毫无疑问,不同的教师工会组织有其各自的利益和目标,谁都不愿意看到自己所在的学科成为高考改革的牺牲品。很显然,高考改革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对高中教学进行改革,高考科目的变化意味着教学内容、时间甚至教学方式的变化。高中组织运行的改变意味着教学大纲和教学计划的调整、课时节奏的重调、课时数的变化——而针对这些方面的谈判协商是高考能否顺利进行的关键。

如果说改革的大体框架已经确定,即最终的考试科目缩减为4门,在平时加强对其他学科学生学业水平的检测、取消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社会经济科学的分科,那么,教育部剩下的工作就是就框架内容与教育界各方进行具体的探讨和磋商,收集来自各方具体可行的改革措施。但无论如何,总会有一些学科的上课时数会减少,相应地,另一些学科的课时时间会有所增加;总会有一些学科会保住其原先的重要地位,而另一些学科则会消失在终极考试当中。教师公会(Snes-FSU)成员、高中历史-地理学科教师克莱尔·居维乐(Claire Guéville)表示,改革意味着所有的学科必须进行竞争,而根据教师工会分析,历史-地理学科将会受到极大的考验,也最有可能成为改革的牺牲学科。克莱尔认为,有关高考改革的咨询工作不会很快结束,至少到2018年开学,有关教学大纲的改革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但她同时表示,高考改革使历史-地理学科的教师们感到了巨大的不安。教师公会预言,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哲学将会保住其地位不受动摇。公会的一位教师表示,哲学无处不在,而其余学科却只是装饰品而已。历史-地理教师协会(Clionautes)主席布鲁诺·莫迪卡(Bruno Modica)表示,高中改革将不可避免地在各学科内部引起恐慌,因为学校的教师职位和教师所教的班级数量会因此引起巨大的变化。他表示,尽管教育部长的初衷不是要引起慌乱,但教师们对此却无法置身事外,毕竟改革关乎到的不仅是学生的利益。与此同时,莫迪卡毫不掩饰地对科学学科的教师团体“支持让理科生减少对历史-地理科目的学习时间”的行为进行了批评。

生物与地质学科教师协会主席塞尔热·拉卡西(Serge Lacassie)竭力维护现有的高中教学安排,不希望高中教学因高考改革而出现任何变动。实际上,他之所以会表达出这样的想法,还是因为其目的是要维护地球生命科学(science et vie de la terre)的学科地位,使其学科的教学大纲和教学计划免受影响。他同时也对高中学科的改革做出了自己的预测,认为文科和社会经济学科中有关科学课程的份额会下降,科学科目的考试也将会被放在平时来进行检测,而“从高中一年级开始就取消文科和社会经济学科中的地球生命科学课程”无疑会引起人们的质疑。拉卡西提到,根据法国科学学院(Académie des sciences)在十月份发布的科学学科评估结果来看,数学、物理和化学等理科学科饱受质疑,是教学问题集中出现的领域,而地球生命科学却不是理科教学的问题所在。因此,如何合理有效地整合高中的理科教学,是高中教育改革的关键内容之一。地球生命科学学科的老师们普遍认为,数理化三科将成为高中学科改革的重点,将会得到格外的关注和支持,而地球生命学科会因此受到冷漠和不重视。

毫无疑问,当下的高考改革势必将会给法国的教育和社会发展带来巨大的变化,无论是基础教育领域还是高等教育领域,都将无可避免地会受到高考改革的影响,毕竟高考在一个人的学业过程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布朗盖自担任国民教育部长起,就展现出了其势必要为法国基础教育注入新的活力、重振法国基础教育的决心和信心。而这次的高考改革,布朗盖的主要意图是要给高考内容“瘦身”并增加考试难度,可以说,这将会是一次彻底的改革。2018年1月,马蒂奥特将就有关高考改革的前期工作进展以报告的形式呈交给国民教育部,而如上述所言,咨询工作的对象主要是法国教育界的各个公会组织。几个月之后,也就是2018年5月份,布朗盖就将会对高考改革的最终内容公布与众,而到2021年,新的高考形式就会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实施。

高考改革工作虽然已经开始陆续展开,但其过程却引起了多方面的争执和质疑,毕竟,不同学科的教学团体有着不同的教学目标、教学计划和教学理念,难以就改革方案达成共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如布朗盖所言,高考改革势必会伴随着高中教学模式的改革,而在他看来,“取消人文学科、科学学科、经济社会分科”有利于高中的模块化教学,也是实现模块化高考的重要举措。如今,法国的高中教育存在着学科发展失衡的局面,普通高考(bac général)的学科失衡情况尤为明显——科学学科占据着主导地位,严重制约了其他学科的发展。因此,如今的一种观点是要取消分科制,取而代之的将是模块化高考(bac modulaire),即高中生自主选择主科(majeure)和副科(mineure)。这样以来,学生可以任意选择组合作为他们的专业课程,比如“数学-物理”或“语言-历史-地理”等。这种自由选择的高考(bac à la cartre)模式将使高中生在高中期间就能够比较明确地确定出自己将来在高等教育当中所要选择的专业,从而简化高考志愿的填报过程。

据SE-Unsa教师公会的秘书长斯特凡·克洛什(Stéphane Crochet)预测,这种高考形式将会使高等教育机构的招生工作更加科学合理,同时在最大程度上保证学生们的个性化学习。根据法国调查机构BVA在近期公布的民调结果来看,有75%的学生家长表达了对模块化高考的兴趣。但Snes教师工会则对此并不买账,他们认为这种高考形式可能会进一步加重社会“决定论”和性别“决定论”的现象,比如,女生很有可能会只选择学习文科课程而不学理科课程。有64.3%的教师反对将最终的考试科目减少为4门的提议。

除了取消分科以外,缩减高考科目也是此次高考改革的重点内容。早在总统竞选时期,马克龙就表达了对于现行的耗时长、效率低的高考形式的质疑,因此,通过减少高考科目、缩短战线,保证考生发挥出正常水平、提高法国高考的考试质量势在必行。新的高考可能会由两部分组成,即6月份考两门(哲学科的笔试以及跨学科科目的口试),春季考两门(其余两科)。而考生其他学科的成绩可能将会由他们的平时或季度性测验成绩组成。但Snes教师公会对这种持续性检测(contrôle continu)的形式提出了质疑,他们担心这样的取分模式会有损公平原则,毕竟,好学校和困难学校的判分标准是不一样的。

由此看来,法国高考改革无疑会面对许多难题,不同的利益群体有着不一致的行为目标,因此,如何在保证广大学生群体利益得到最大化的同时,调和不同组织之间的矛盾冲突,是法国政府亟待需要考虑的。
(北京师范大学中法教育创新中心  王丽媛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