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教育部:共建“读者”国家

法国国民教育部将联合法国文化部,在全法范围内开展一场持续性的文化阅读教育类活动。该活动旨在激起儿童和青少年群体的阅读积极性,提升他们的阅读能力,进一步发展年轻人的阅读素养。为了达到预期效果,教育部与文化部将在最大程度上调动起国民积极性,让更多的个人及社会团体参与到这场“战役”当中。

很显然,这场大规模的“阅读战”是与法国新政府正在进行的基础教育改革密切相关的,甚至可以直接被当成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正如教育部长布朗盖在“建立值得信任的学校”讲话中提到的那样,“读、写、算、尊重他人”是基础教育必须要教给学生们的必备技能,是每个人都必须掌握的基础知识,如果连最基本的能力都不具备的话,个体是无法在日新月异的世界中立足并取得成功的。反观当下的法国,小学毕业生基础知识薄弱的现象比比皆是,基础教育质量及效果存在着明显的地域性差距,不同学区和同一学区的不同“就学片”(la carte scolaire)之间生源质量、教学环境、教学手段等存在着明显的不同,尤其是在优先教育网络(Réseau d’éduction prioritaire,简称“REP”)地区,学生们普遍感到学业困难并经受着学业失败率高的打击。因此,面对种种由教育不均衡所引发的社会问题,此届教育部彰显了“给予最匮者最多”的决心,在条件最落后的地区给予政策扶持,力图将学生学业困难现象“连根拔起”,而这也是为什么,马克龙总统及其领导下的法国国民教育部会将基础教育改革作为重塑法国教育的重中之重。

在重塑法国基础教育形象的过程中,法国政府强调更新教育观念、掌握先进方法的重要性,并以国际测评结果作为检验国家教学效果的重要指标。依此,在参与了众多国际性的个人能力测评项目之后,法国政府意识到,“阅读”在个人的成长和成才的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而据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调查,每天30分钟的阅读的确会让人受益匪浅。

近些年来,法国人在其所参加的国际性阅读水平测试中的表现并不尽人意。例如,据国际阅读素养进展研究项目(Pirls)显示,近十年来,法国一年级小学生在该项目中的总体表现一直处于欧洲国家的平均水平之下,而更为严重的是,此项测试更是直接揭露了一个社会事实,即法国基础教育成就存在着明显的地域性差距:优先教育地区学生的得分为480分,而其他地区学生的得分为523分;2015年,法国在国际数学与科学趋势研究项目(Timss)测试中的表现不佳,整体表现处于世界平均水平之下,而这一糟糕结果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法国教育体制所造成的学生群体异质现象;在2016年,法国教育部学业成绩评估展望局(Depp)发布了一份有关年轻人阅读情况的调查报告,该报告显示,在参与调查的76万16-25岁的法国人中,有22.5%的年轻人存在阅读困难。种种迹象表明,学生基础知识不扎实、各地区基础教育不均衡等问题正制约着法国教育的现代化发展。

但相关资料显示,阅读能力的高低与“天赋”因素并无关联,相反,后天的训练和努力可以让个人较快地在一方面取得明显进步。例如,在1993-1998年间,约瑟夫·托格森(Joseph Torgesen)在佛罗里达地区做了一个相关的实验。他将60名在阅读方面存在困难的学生分成小组,用特殊的方法对他们进行强化训练,即强化训练他们的音位感觉、丰富他们的词汇量。这种特殊的训练法在两个月后取得了成效,随便风靡美国。而在之后的几次Pirls测试中,小学四年级的美国学生在阅读方面的表现有了明显且持续性的改善,而在同期的测试中,法国学生的成绩却有所下滑。

据法国国家图书中心于2016年发布的“年轻人与阅读”调查报告来看,随着年龄的增长、受教育阶段的提高,法国青年学生对阅读的兴趣却呈下降趋势,而阅读量也逐阶段减少,即小学生的阅读量分别是初中生和高中生两倍和三倍。另外,该报告还显示了在7-19岁的学生群体中,只有68%的人在每周至少会阅读一次,而每天都阅读的学生只占了调查总数的28%。

随着人们对现代社会日新月异的科技需求不断增加,能够静下心来进行“深阅读”逐渐成了一种难能可贵的体验。一方面,新物质的出现不断激发着人们的好奇心和欲望,使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能够将阅读安排到日常生活中去;另一方面,学业和工作的巨大压力使年轻人无暇顾及读书,没有机会通过阅读来愉悦精神、提高审美情趣。但在法国政府看来,高水平的阅读能力对一个人的学业成功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促进作用,是人们形成正确的认知、塑造共和国价值观(尊重自由、尊重正义、尊重自我、尊重他人等)的一种关键途径。

布朗盖认为,学校是传递知识、培养阅读兴趣的关键场所。为此,法国教育部在当下进行的基础教育改革当中要求学校教师在日常的工作当中重视对学生阅读能力的培养,探索符合学生认知规律的教学法;学生应当通过“听文章”等方式正确掌握语音、语调和音节、正确运用词汇,通过对书籍的接触来培养自己的阅读欲望。布朗盖称,课堂阅读应当被列为是学校的日常教学活动之一,结合“默读”和“朗诵”两种方式,在阅读的过程中掌握知识,激发自身的阅读兴趣。为此,教育部要求学校为学生们提供6-8本与课堂学习有关的书目,并丰富阅读媒介,在课堂中增加文本、文献、报纸新闻、漫画、儿童文学等内容。事实上,阅读活动应当既被当做是个人行为,又被当做是集体行为。一方面,个人通过阅读来提高自己对语言的掌握水平并积累基础知识,带动自身在“书写、倾听与交谈”等方面的能力,甚至,学生们应该将阅读看作是对自己内心世界的一种探索;另一方面,学生们通过集体阅读等形式发现自己在阅读的过程当中出现的小错误,而这些小错误往往是自己在平时的阅读中难以发现的,另外,通过共同体验阅读过程,学生们能够增强自己的集体意识和互助意识,从而培养一种集体责任感。此外,教育部将会督促学校加强图书馆建设,进一步意识到书籍的作用,让学生有更多的机会和条件进行阅读。

除了发挥学校作为公立性文化机构的作用外,教育部希望充分调动起社会组织、家庭、社会团体的积极性,相互配合,打好关键的“阅读战役”。在众多的组织机构中,由作家亚历山大·贾丁(Alexandre Jardin)建立于1999年的“阅读并使人阅读”(Lire et faire lire)机构就是一个极佳典范。该机构以“促进阅读趣味的代际传递”为目标,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质量高且影响力大的阅读活动,而更有意义的是,投身于此项活动的志愿者们都是年过五旬的中老年人,他们愿意主动承担起这一重任,将高雅的阅读趣味一代代的传承下去。志愿者们会在每个星期负责一群学生的课外阅读活动,与他们共同阅读、分享阅读的快乐,而据统计,参与这一活动的学生数量已经达到了64万。基于这一机构的广泛影响力,教育部及教育界其他团体和个人将会大力支持并协助此项活动的开展,而在今后,幼儿园尤其是幼儿园大班及小学预备班将被作为开展阅读活动的重要领域,另外,处在优先教育网络和乡村地区的学生群体的阅读情况也将受到更大程度的关注。

为了配合学校工作和教育部的改革,法国文化部将发挥自身的资源优势,大力支持对学生阅读兴趣培养的活动,通过组织竞赛、表彰、颁奖等形式调动起学生阅读活动的参与度,从而实现法国阅读兴趣的代际传递。例如,文化部组织将针对小学毕业班学生组织“小小阅读家”朗读比赛,使学生们在朗读的过程中能够把握内容大意,讲述出他们所选择的阅读内容,而这一活动的决赛的舞台甚至被搬到了巴黎的法兰西喜剧院。再者,教育与媒体联系中心(Centre de liaison de l’enseignement et des médias d’information,简称 Clemi)将联合媒体工作者组织开展学校“报纸与媒体周”活动,通过为学生提供多种形式的纸质报纸来丰富他们的阅读选择,激发其阅读兴趣,使他们在阅读的过程中培养自己的概括分析能力。另外,法国文化部还与法国知名文化电商Fnac合作,组织高中龚古尔文学奖奖的评选活动,共有来自普通高中、职业高中和技术高中的50多个班级的学生参加了此项活动。2017年11月16日,由来自各地区和国外的专家组成的评审委员会将在雷恩评选出第30届高中龚古尔文学奖的获奖者。

在越来越注重个人全面发展的现代社会,“阅读”不可避免地成为衡量一个人综合素质的核心素养之一,而PISA评估项目也将“阅读素养”作为当代学生必备的三大学业素养之一,视之为应对未来生活的必备素质。法国作为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国家,向来不缺少人文情怀,但法国在当前着严重的社会危机,公民的价值观在一系列危机面前冲到了一定的冲击。为了重塑国民的共和信仰,重拾他们对未来的信心,法国政府的文化工作必须要从年轻人一代着手,让青少年从小形成自由、平等、博爱、尊重和包容等优秀价值观,而阅读就是激发他们热爱文化、向他们传递共和国价值观的一条有效路径。因此,教育部在基础教育改革中强调加强对基础年级学生的阅读、美术、体育等综合素质的培养是完全有必要的。

(北京师范大学中法教育创新中心 王丽媛 编译)

关闭菜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