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学校假期改革再遇难题

自上任以来,国民教育部长让·米歇尔·布朗盖(Jean-Michel Blanquer)一直给人一种目光严厉、神色坚定、声音冷淡的“鞭子老爹”(Pèrè fouettard)形象,而布朗盖所采取的一系列教育改革措施也确实使得自己离“鞭子老爹”的形象越来越近,但他看起来却并不在意,反而在一定程度上热衷于将自己塑造成这样的形象。布朗盖几乎全盘否定了前任国民教育部长纳贾·瓦洛·贝尔卡塞姆(Najat Vallaud-Belkacem)在初中教育领域的改革政策,同时也对那些“教学家”们有关创新教学方法的建议置之不理。布朗盖以自己的方式探索教育,守护心中的教育圣地,同时也赢得了很多教师的支持。但无论如何,他主张的课时改革尤其是假期时间改革还是在法国社会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反对声盖过了赞同声,而这样的改革也确实可能会让他付出一定的代价。而人们不禁会问,对于学生来说,15天的万圣节假期,真的太长了吗?

大多数法国学生对于万圣节假期的到来都已经迫不及待了,毕竟这是新学年开学后的第一个小长假。全法1200万名中小学生都对这个假期充满期待,因为他们可以借此机会好好休息,缓解近两个月学校生活的紧张和压力。然而在高兴之余,他们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今年的假期由往年的两周变成了三周。原因为何?因为今年的假期从周三开始,法国人可以利用“搭桥”来将假期延长一周。早在去年,由此安排引发的争议就已经在社会上出现了。一直以来,法国中小学生的假期天数就要比其他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学生多。因此,在担任教育部长之后,布朗盖多次表示,法国中小学生的假期过长,过长的假期甚至是一些学生学业失败的主要因素之一,因此,缩短假期势在必行。他的这些发言再次引发了教育界对于假期长短的热议。

2012年,当时任政府将万圣节假期由十天延长至十五天之后,教育界对有关假期长度问题就一直争论不休。SE-Unsa工会秘书长、生物学家斯特凡·克罗谢(Stéphane Crochet)表示,学生们在经过了一段为期七周的密集学习之后,自然需要两个周的时间进行放松休息,“7+2”的循环模式是非常有必要的。全法最大教师工会Snuipp-FSU发言人弗朗赛特·波皮诺(Francette Popineau)认为,缩短万圣节假期是布朗盖的权宜之计,因此缩短这个节的假期是最不会对旅游业造成损失的决定。据一位部长亲信说,一切都还没有盖棺定论,“缩短假期”仍然只是个设想,还没有具体的方针政策。对于假期时间的改革还需要经过很多讨论,要听取相关各界的声音,以便最大程度地对改革方案达成一致。假期时间的改革不单会涉及到假期,而且还会涉及到其他很多方面的时间安排。但无论如何都得承认,与其他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学生相比,法国学生的在校天数最少(法国162天;拉脱维亚169天;冰岛170天;爱沙尼亚、西班牙、希腊175天;瑞典178天),但每天在校的时间却是最长的之一(法国864小时;意大利891小时;爱尔兰910小时;卢森堡924小时;丹麦1051小时)。因此,这样的时间安排不免会给学生的身心发展造成很大的负担。

在质疑声背后,却也不缺乏对“缩短万圣节假期”提议表示赞同的声音。学者克莱尔·勒孔(Claire Leconte)认为,对于那些低年级的学生来说,在经历了两个月漫长的暑假以后,他们正规的作息时间很难被调整回来,而在学习刚刚步入正轨以后,万圣节假期又来了。事实上,这一系列问题都取决于一点,即学生们会在这两周的假期当中做些什么。勒孔表示,通常来讲,在这两个周的假期当中,父母们都允许孩子们熬夜,然而事实上,他们本应该保持和平时相同的作息习惯。因此,基于这一点来看,孩子们在假期当中并没有真正得到休息。在她看来,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法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一年有四个双周假期的国家。

有关“孩子们的假期长吗?”这一问题,《巴黎人报》在法国各地对各界人士进行了简短的采访。来自南特的酒店老板桑德丽娜·贝内迪蒂(Sandrine Beneditti)给出的答案为“不”。她认为,孩子们的假期不长,但是分布安排却不够合理。她觉得应该缩短万圣节假期,因为孩子们在这个时期还不应该感到疲惫,毕竟开学才不到两月。相反,复活节假期到暑假的距离太长。来自万桑的政府行政人员尚达·奥尔希克(Chantal Olcylk)认为,学生们的假期确实太长了,这导致很多教师在学年末无法完成预定的教学任务。在她看来,一些小的节日微不足道,根本不值得放假。另外,很多家长对他们孩子的熬夜行为不加干涉,这就导致了许多学生在假期的生活比学校的生活更加疲惫。来自南希的市场部经理阿尔诺·居尼(Arnaud Cuny)则认为,假期是长还是短,因人而异。对于家长来说,学生的假期确实太长了,因为家长不得不请假来照顾孩子;而对于学生来说,假期还远不足够,尤其是对于那些一周要上四天半课的学生来说。但无论怎样,假期的安排应该合理,符合学校的课时安排和课程计划。

由此可以看出,哪怕是在家长群体当中,关于假期长短的看法也无法达成一致。因此,假期时间改革不仅对教育部是个难题,也同样牵动着家长们的神经。

《巴黎人报》就有关问题采访了一些家长。家长西比勒(Sibylle)表示,在万圣节假期期间,她将像往常一样将五岁的女儿(Lou)送到学校,因为她和丈夫都依然要去工作,所以,他们只能把女儿送到幼儿园里的儿童活动中心,交给那里的工作人员替他们看管。对她来说,万圣节的假期并没有改变他们的日常节奏,女儿依然需要早睡早起去学校,因此,她并不认为两周的假期对孩子来说意味着休息。而相反,对于另一位家长阿列克西斯(Alexis)来说,万圣节假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孩子可以通过两周的休息调整,过好本学期剩下的学校生活。他认为,孩子到这个时候已经筋疲力尽了,需要换换脑子,调动起他们对生活的积极性。

不光是家长们声音不一,众学生家长工会也各执一词。全国公立学校学生家长联合会(PEEP)支持缩短万圣节假期,然而全国学生家长联合会(FCPE)则坚决反对这一提议。PEEP发言人萨穆埃尔·西维(Samuel Cywie)表示,当万圣节假期来临之时,学生们才刚开始适应了暑假后的学校生活,另外,在此时还需要继续工作的家长并没有时间看管孩子,这对孩子和家长来说都是个麻烦。不过对一些父母离异的孩子来说,两周的假期让他们有机会与父亲和母亲分别生活相同的时间。而FCPE工会向来是同意延长假期的。早在2012年,他们就对时任政府延长万圣节假期的政策表示支持,并认为“七周学校生活+两周假期生活”是一种理想模式。其工会主席莉莉亚娜·莫亚诺(Liliane Moyane)认为,有关此事真正的问题在于,这种“7+2”的调休模式在每年的末尾都会被打乱,因为很多地区会将学生在一年当中最后一段的学校生活安排得过长,有时甚至会长达12个星期,而在这12个星期内,学生们只有周末却没有小假期。

而对于从事旅游行业的人来说,“缩短万圣节假期”这一决定势必会对他们造成巨大的损失,而“延迟假期”才是他们最希望看到的事情。法国酒店业联合会(Umih)主席罗兰·伊居(Roland héguy)认为,压缩假期时间就等于压缩旅游人数的规模,这对餐饮和酒店的预定等方面都是个不小的打击。旺底(Vendée)萨布勒多隆(Sables-d’Olonne)海水浴场旅游办公室的有关人员表示,时长为十五天的假期足以让工作人员们为游客安排众多丰富多彩的游览活动,这些活动对于孩子们甚至家长们来说都极具吸引力,因为城市远离喧嚣、融入大自然、享受自然的美丽是所有游客的愿望,另外,这样的安排也能够为组织们带来利益。然而,缩短了的假期会给组织者的安排工作带来种种困难,甚至有很多家庭会因此放弃远行。

除了学生家长、家长工会、旅游业人士以外,学校校长们也就此事表达了他们的看法。校长工会(SNPDEN)发言人、巴黎维克多·迪吕伊(Victor-Duruy)高中校长菲利普-图里耶(Philippe Tournier)强调,万圣节时期正是学生们感到疲惫的时候,尤其是今天的学生每天的睡眠时间要比三十年前的学生缩短了一个小时。巴黎于勒·费里高中的地球生命与科学教师、教师工会(Snes)副秘书长瓦莱里·西帕依马拉尼(Valérie Sipahimalani)对此持有同样的看法。她认为,万圣节两周假期的休整是非常有必要的。而斯特凡·克洛谢补充道,万圣节正值换季的时候,而一到换季,白天缩短、天气转冷,学生们需要适应,学校们也需要为此对课时作出重新调整。另外,学生们的第一个学期也确实过长,需要掌握许多知识,而学校和社会对他们提出的高要求也让他们压力不小。在瓦莱里·西帕依马拉尼看来,如果需要对加强进行调整,那政府则应该把着眼点放在寒假和春假上面,因为很多地区对这两个假期的安排不够合理,造成了学生在一段时间内在校时间过长的后果。

相关统计表明,法国学生的假期安排确实存在问题,尤其是由于“左翼”与“右翼”政党在很多观念上存在分歧,所以很多政策和措施在实施起来缺乏连贯性。以万圣节假期的长度为例:1965年,万圣节假期只有三天;1978年,假期时长延长到了七天;八十年代以后,经济与社会委员会号召政府实施“上七周课、放两周假”的循环模式,而1986年,“左翼”政党接受了这一原则。然而,由于政权交替的原因,万圣节两周的假期安排并没有延续下去,一年之后,假期时长又缩短为七天。1997-1999年间,假期时长又变成了两周;2002年,假期再次被缩短为七天;自2003年开始,假期又成了十几天,但是却被分开来放;2012年,时任教育部长、社会党人万桑·佩永(Vincent Peillon)为了让学生们得到真正的休息,便决定将假期再次延长为两周。但是这样无休止的循环反复,何时是终点?

综上所述,教育界的有关各方对新政府的假期改革各抒己见,但却一直无法达成共识。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各自的利益相关,因此,无论政府如何改革,都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能感到满意,但毋庸置疑的是,政府进行一切改革都要以学生为中心,按照符合学生身心发展规律的原则来进行,不能只考虑到政治、经济团体的利与失。

 

(北京师范大学中法教育创新中心 王丽媛 编译)

 

关闭菜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