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查对学校造成的预期外影响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大量研究文献调查了检查对学校的非预期影响,这指的是,教育界采取了检查机构所没有预料到的行为。

第一类行为涉及刻意寻求改善他们的表现的在校者,校长和教师们的欺骗行为:门面工程,欺诈,阴谋和掩盖事实。当学校实施具有良好评估效果的程序和协议时,门面工程就会发生。他们也可以使用在法律和道德层面不尽相同的其他方法。当学校伪造数字或由检查人员使用孩数据报告检查结果时,欺诈行为就会发生。当学校操纵在校者的行为时,就会出现伪装,例如不让表现最差的学生参加考试。诡计是在学校里并不常见的行为,但在检查当天则会突出显示。例如,在课堂访问期间,课程的准备工作可以超出正常的范围,或者教师可以根据需要调整对学生的要求,以取得良好的效果。许多学校领导都知道他们要在考察访问前准备文件,同时拒绝承认他们想呈现学校的最佳形象。

第二类行为是由于学校的反应而出现的意外的策略。当学校专注于可量化或可测量的现象而损害其未被量化的其他绩效方面时,可能会发生“隧道效应”。例如,学校可以量化提供给学生的额外课程的数量,但是并不尝试提高他们所教授的课程的质量。当学校追求局部目标而损害学校本身的总体目标时,如管理层和教师将注意力集中在最常检查的学科上,而牺牲其他学生们同样可以取得成功的学科。近视是一所追求短期目标的学校(如提高考试成绩或将学生转向更简单的教学)的特点,这些学校也因此无法教会学生在克服难关中取得长期的成功。这样的学校设法快速获得结果,而不关注坚持和持续的进步。当学校阻碍自身创新并且忽视变革的可能性时就会发生固化,因为创新不受检查的重视。同样,当使用过于严格的评估框架,并且这种框架妨碍了对情境的适应时,或者自我评估的工具被机械地用于测量质量保障时,就会出现这种忽视提高教育质量的条件的情况。

第三类行为则是检查本身的影响所造成的意想不到的后果。许多研究已经描述了由某些太苛刻的检查所造成的焦虑,恐惧,倦怠,压力和士气低落,此外还伴有大量的缺勤和病假产生,这其中就包括英格兰。工作人员可能因为严格的检查制度而感到内疚并受到伤害,在这种制度下,规定性的控制会导致教育意识的丧失以及对教育者角色失去信心。通常情况下,压力和焦虑发生在检查之前的准备阶段,大多数教师认为这并不像他们所预期的那样具有创伤性。然而,在研究文献中已经发现惩罚行为、消极态度、玩世不恭心态和愤怒情绪都会在这一阶段出现,这些都会削弱教师的信任感和承诺。当检查基于相互尊重,倾听和保证而开展时,这些行为与态度就是有限的。许多研究确定了监察所导致的工作量的增加,这一点特别体现在实施自我评估程序方面以及检查准备方面。对于面临较大困难的学校来说,在学生表现不佳的情况下工作量的增加尤其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