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教育改革

在丹麦,学校一般由地方政府拨款和管理,而在之前的几十年里是由国家财政投入的。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新公共管理主义的影响下,资源和教育系统的管理逐渐转移到地方一级。与此同时,国家通过要求地方政府进行年度报告,引入评估程序和机构来评估公立教育质量。

用于学校的财政支出预算的缩减使得地方政府不得不减少一些公共服务。人们开始关注地方治理方针及教育服务与社会服务的关联。随着市政数量的减少(由271个减为98个)以及对提升学校组织管理效率的追求,人们开始重点关注公立教育使用者的成绩和满意度。教师的工作时间和薪资水平也为适应新环境而进行了调整,他们变得更有责任感,教学质量测量指标被建立起来。

随着国家教育评估、学生个性化发展计划和考试题目扩展的实施,评估文化也随之发展起来。评估也被用以刺激学校里的一些积极的变革。丹麦因此实施了一项政策,促进优秀学生发展的同时也将弱势的学生融合进来。

这些变化也促使了择校的发展,而满意度调查成为了教育政策的一部分。 自19世纪以来就存在的私立学校有独立的董事会,但它们仍然在公共督导体系下,且不能以盈利为目的。国家为他们提供75%的资金,剩下的一部分资金来自学生的学费。17%的丹麦中学生选择私立学校,这个数字在最近15年来不断增长。

私立教育在哥本哈根比在丹麦的其他地区更为集中。择校的发展得益于地方政府允许家长在几个不同区域选择学校和2005年一项名为《更多的学校选择》的法案的通过,允许家长选择临近社区之外的学校,甚至其他城市的学校。

这项政策引发了大量关于种族和社会隔离的讨论,但经过三次外部专家顾问的评估,并没有发现择校和对移民背景的孩子隔离之间的联系。然而,也有一些研究表明,学校和学生家长对教育市场及学校名声越来越敏感的现象会对那些弱势的学生产生负面影响。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比其他条件相对较差的家长更能从私立教育和公立教育的自由化中获益。

 

来源:Marianne Dovemark, Sonja Kosunen, Jaakko Kauko, Berglind Magnúsdóttir, Petteri Hansen & Palle Rasmussen (2018) Deregulation, privatisation and marketisation of Nordic comprehensive education: social changes reflected in schooling, Education Inquiry, 9:1

Rasmussen, A., & Moos, L. (2014). A school for less than all in Denmark. In The Nordic Education Model (pp. 57-75). Springer, Dordrecht.